“地圖保密”,這個一般人平時不太會想到的話題卻困擾著一線的地質工作者和測繪人員。全國政協委員、成都理工大學環境與土木工程學院院長許強昨天在參加全國政協十二屆二次會議科技界別的小組會議時提出,我國地圖保密已經影響到了科研工作的發展,地質和測繪工作者一不小心就會“犯法”。
  “在谷歌地圖上看中國,被當作敏感地理信息的地帶特別多,”許強指出,在現行的地圖保密的法律法規下,“我們(地質與測繪工作者)什麼東西都沒法交換,我們之間根本沒有辦法交流,沒有辦法數碼化,沒有辦法相互傳播一些資料。”
  “軍事上真的需要保密到這種程度嗎?”許強現場問與會專家,“稍一開展工作就是涉密,這是我們在基層親身感受到的。”所以,他呼籲科技界想辦法解決這一問題。
  現場多名委員就這一話題各抒己見。全國政協委員、著名軍事專家尹卓表示,“不能一概而論”。他首先澄清,谷歌這樣的圖不能拿來作戰,只能老百姓用,因為精確制導武器要用跟當地坐標匹配的精準坐標。谷歌這種虛擬坐標在作戰時根本無法使用。在現場測的坐標與衛星測的匹配以後,這套坐標才能作為精準制導武器使用的坐標。
  尹卓繼續解釋道,“我們用的是我們中國的坐標系,對國外確實是保密的。”不過,對於任何國家的任何敏感區域,谷歌還是要做處理,比如,在谷歌上,美軍基地的坐標一定是錯位的。
  “坐標對我們搞地質的並不重要,現在的問題是保密法覆蓋的範圍太大,很多工作沒法進行。”許強說。
  現場有委員表示支持,認為保密法的確存在問題,“事實上,保密法的問題在於‘定密’不科學,沒有合理的機制去‘定密’,所以,‘定密’的(人)為了撇清責任就把臺階定得低低的,什麼都算秘密。”
  多名與會委員表示,肯定可以找到辦法。許強根據其他委員的提議指出,“我們是不是可以讓坐標也是錯位的,但地形是正確的?現在保密法是全部覆蓋住,我們沒法辦。”
  最後他援引自己與測繪局高層的談話獻策稱,“由於軍事方面必須保密,那麼未來只能通過軍事和民用兩條線來解決這個問題。否則的話,我認為這已經是阻礙我國科技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文/本報記者 岳菲菲  (原標題:地質和測繪工作者一不小心就會“犯法”)
創作者介紹

信報

bafs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